蟪蛄唧叫
黃筱晴創作個展
·展覽日期:2020年11月05日-2020年12月31日
·展覽地點:全興資源再生股份有限公司|全興藝文空間
·開幕茶會:2020年11月07日 早上10:30

·畫家簡歷
黃筱晴
·展覽介紹
「你聽!我安靜,什麼話也沒說。」 一個如此瘦弱看似無力的身軀,說話總是慢條斯理,卻需要仔細聆聽,才可能從她充滿哲理卻又有點思緒脫節的狀態抽離,這就是筱晴在創作世界中的樣態。
在畫室至今前後將近十年,這十年間筱晴從大學時期,在創作的思考深度上就比同儕來得深厚,習慣於創作之前的手繪思考,也是如此的養成讓每一張作品展現的視覺背後,有著更為具創造力與社會性的語言層面。而「焦慮」性的「否定」,或說創作態度謹慎與自我要求嚴格的個性,在主題與內容上喚醒了她那股強烈的厭世感。我常常開玩笑的跟筱晴說,我不要求她有多大的創作,只要求她還能呼吸講話……
「蟪咕唧叫」初看這標題,總要再三思量這字詞的讀音與意義?莊子「逍遥游」篇寫道,「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」這段引用可以粗略的讓觀者稍作體會,為何她會以此命名作為畫展主題。蟪蛄的人間通常僅有夏秋,在這麼短絀的生命中如何散盡最美好的身影。筱晴作品核心表述的一直是人類,但偏偏在她的思想中人不應該存在這人間,我想這也是她以創作表白了自己對於世界的觀點,藉由作品分解了世人那見不著的內心與虛無的自我。這是她做為自我內心焦慮,卻一直試著逃離焦慮的方式。
巴塔耶曾說:「只有心靈無法癒合的傷,什麼藥都治不好的人才能理解『我』。」在筱晴的作品上我總能隱約地聽見她極力想以畫筆分割現實的衝動,以肢解的型態作為不解人間的告白,在生命的缺口上繼續挖掘疼痛,只為一次次的清醒。因為天生的焦慮也造就了思維細膩創作帶著荒誕戲謔的文本。 對於她,或許焦慮比現實世界的真實更為讓人迷戀,在她的世界或許外人不解,更甚為覺得閉鎖,但又如何?她在創作中徹底的毀滅人形的存在,讓焦慮走出更為閉鎖的現實,不再侷限於現世的自由,也不再刻意與人對話,轉而聆聽焦慮所喚醒心靈的自我,消解了情緒與思維的徬徨。
她真的很安靜,有了作品不再需要太多言語。希望你也聽見她的心跳與嘶吼,看見她的真誠與坦白,走入她的作品世界與她對話。
文/張聰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 

全興藝文空間,提供一個公益藝文展覽平台。
若是您對作者、作品,想進一步了解。
請與公司人文企劃部聯絡。
06-5781821-200